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纽约分类信息网

搜索
查看: 92|回复: 0

[励志文章] 成功就在前面的一厘米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2-15 07:00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4万

    主题

    4万

    帖子

    14万

    积分

    QQ游客

    积分
    142982
    发表于 2019-11-13 03:2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146365663158616199989132141.jpg ) s$ ^/ l$ n8 q) c
     “从一个普通人到一个作家需要被退稿200次,从一个有天赋的普通人成为一个作家需要被退稿150次,比如你,而我只需要100次。”这是潘威的原话。9 Y, v3 ?. X% Q$ ]; A

    # Y8 [: i. Z) V( {% `* l& Q  我们正朝着各自的150次、100次努力着,值得庆幸的是,无论如何,我们距离作家的目标又近了一步。
    5 U; ^3 J2 d2 Y0 h5 d$ P2 ]0 z! c# z+ l
      一  v# |5 {7 S. q4 j
    ) J6 u1 ^0 Q# E( X' [
      潘威比我少5 0 次的原因在于我们各自的专业。他学的是建筑学,而我学的是土木工程,虽然在一个系,却有着艺术家和农民工的本质区别。他常跟我说,一个艺术家应该有一个助手,助手工作的时候,他才有机会边看电视边数钞票。环顾左右,助手的身份不幸地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    " w, u% ~" f/ i2 J" Z1 K, @. k$ y, l0 w! \6 v" w9 H
      我叫潘威老大,除了他比我高一级外,更多是因为他有着作为男人的丰富的人生阅历。老大想当作家比我早一些,所以他的着作几乎是我的两倍。当然,没发表过任何作品的他,被退稿的次数也是我的两倍。老大常常斥责这个世界厚颜无耻,一部好的作品要过50年才能被认可,也可能仅仅是在作者死去一个月后。% w4 T: {( w! @" d5 }, u

    7 P/ A$ a2 N3 G* {$ N1 }: H  想在死之前证明自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当我第13 次被退稿后,老大要求我不要在文章中写他的真名—潘威。好吧,我可以试着给他换个名字,幽默风趣点叫潘德纲,文艺梦幻点叫潘洛伊德。这样一来,取个生动有趣的名字几乎成为我写作生涯里最困难的一件事情,但他让我这样做的目的,仅仅是为了让住在我楼上645寝室的潘威保持神秘感。
    ; p& ?! g5 @/ `) x, \
    & a* f3 K4 w' O( Z  645寝室确实是一个神秘的地方。本应该住四个人的寝室,除了老大,其他三个人都神龙见首不见尾,所以这个寝室成了我们的工作室。这也验证了所有大师的工作室都脏乱得极具艺术特色。7 ~+ {6 |- |+ n, a0 f7 G

    + b8 l" O% W5 E5 \  |* V9 Q; e% j9 H  喜 欢艺术的老大看上了与我同级的空乘与模特专业的女生,表白后,被对方以“给我时间考虑下”的理由拒绝。那个女孩叫方雨,老大喜欢她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。他 说因为方雨,他现在只有在雨天才有灵感,任何遇见、离别的桥段都必须发生在雨天;任何纯情、色情的场景都必须发生在雨天;任何自杀、他杀的背景都必须发生 在雨天。我该高兴的是,女孩不叫方雷或者方雪,如果这样,老大成为作家肯定遥遥无期了。
    # Z$ Z# ?. c( M. r
    : o" O3 m! A0 K/ y* ]) R6 c  r  二' P' V, G2 p% k6 M+ t8 Z. b* @1 }
    8 Q5 e3 s" o0 \" L9 t
      在寝室写作的日子让我们充满斗志。
    ! B/ t: i; @+ d# }+ a: y, d) a
    ! D5 a- u3 V4 r, d( ]# `( b  整个夏季,我们白天待在寝室写作,晚上便去图书馆充电。那时学校的新图书馆还没开放,旧图书馆里有吊扇和台灯,既凉快又宽敞。  c3 D- X' E3 B1 y# D

    - B% p" o2 {0 b/ B  但那时我发现老大的退稿数一直停在第30篇。他说:“我在下一盘大棋,接下来的作品是一部具有历史意义的长篇小说,少说也要写十几万字。你知道十几万字意味着什么吗?意味着一本有着200页的书。我会像许多着名作家一样,在这本书的扉页印上‘谨以此书献给—方雨’,多么浪漫啊,这样我就同时收获了梦想和爱情。”
    ' t4 s% w3 q4 t4 `9 N* h
    1 j9 v1 y2 c& l  有 段时间,除了图书馆,老大便拉着我在操场上转悠。我不止一次提出,这种事只有处于热恋中的小情侣才热衷,一个伟大的作家才不屑于在操场上陪另一个伟大的作 家瞎逛,因为这里没有任何需要他们征服的东西。这个时候,他总是摸着自己新长出来的小胡子,沉默不语地带着我往前走。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“正在考虑”的方 雨被一个经济学部的高富帅追到了,所以空姐、模特和高富帅通常是一伙儿的;从另一个方面说,“考虑”只不过是对老大的善意谎言—女人比作家能说谎也是理所 当然的。我恍然大悟,我们根本不是两个作家在操场上瞎逛,而是在猥琐地尾随。“写作在于坚持,爱情在于等待,挖墙脚在于一边坚持一边等待。”这是老大说 的。+ w& |; F* G. y5 I3 T

    5 J" I1 `) v  |$ b1 ~; [, ?  三
    6 }: E, J7 y# b, z, n, f4 G2 d7 d9 h- i5 g, \+ ?, g
      寒假,年三十的清晨,外面是不绝于耳的鞭炮声。我推开窗,天空是一种冬季的灰色,冷空气吹进我竖起的领子里。老大很兴奋地打电话来说:“书终于写完了,书的名字我都想好了,就叫‘小雨’,我现在就带着它去追逐我的爱情。”
    $ |! F; h, |; X0 l& d/ D# v1 s5 R& P2 V5 }& G- P
      接下来的画面我都可以想象:老大的家在武汉,方雨的家在厦门,坐火车最快要20个 小时。正值春运,老大好不容易买到一张站票,在挤满了工人、农民、学生和小偷的列车中,他背包里装着自己的梦想,脑袋里想的是别人的姑娘。在摇晃的车厢 里,他整夜未眠,梦想和姑娘变得亲密无间;在凌晨人群昏昏欲睡时,他眼含热泪,面带微笑,露出的牙龈如同漫山遍野绽开的红石榴。
    ) m- t/ |3 J! X+ n8 t
    5 w. o% a# o8 H( K  冷空气让我打了个寒战,我关了窗户。家里来了很多客人,父母熟练地向我介绍不太熟悉的亲戚,而我在此刻不知怎么有点羡慕在远方的老大。% I5 h2 Z+ v! [* V* B6 v) M/ |0 F

    : Z3 d* V: t2 o0 i1 N* \  大年初二的晚上,老天配合地下起了雪,整个城市张灯结彩。
    0 t, N6 G6 g6 Z* W/ z) e+ ~0 O* p% f( B* e' g
      酒 到酣处,夜色正浓,我毫不意外地又接到了老大的电话。他下火车后打电话告诉方雨,自己来厦门找她了,对方顿时花容失色,挂了电话并把老大拉进了黑名单。由 于不知道方雨家在哪儿,老大像只无头苍蝇到处乱转,大过年的,硬是把寻爱之旅变成了观光旅游。老大先去了鼓浪屿,结果通往岛上的船停了,于是去附近的中山 路逛了逛,可是过了下午5点,活人都回去吃年饭了。后来,老大打车去了厦门大学,特别国际化地在一家餐馆和几个外国留学生吃了饭,最后独自找了一家小旅馆,买了泡面和啤酒,看着重播的春节晚会,就算是过年了。# C: w) ?9 t3 m1 H

    ( M  D# q2 z3 ~7 n. v  听着他无比惨淡的结局,我在电话这头幸灾乐祸,笑得合不拢嘴。他又补充说,有好几次,他都觉得方雨就在那家小旅馆附近,在下面这条街上,车灯亮起,可以照亮她年轻的脸庞。我问:“你现在是什么感觉?”他语气轻松地说:“这种感觉就像—被她退稿了,反正习惯了。还有,你借我150元买张硬座票,我的钱为了保持国际友谊请那帮孙子吃饭了。”
      C+ Y4 I6 C! G  z+ w! n0 `: J- F
    ' c  O  `& u/ S; ]8 E& [# _  我汇了250元给他。至于意思,是显而易见的。
    6 W/ M4 ]5 F* t* Z3 n4 s$ `
    , ~6 ]. e6 U- l2 T/ [' }  四/ a$ L$ M5 Q  ^4 U4 C  H+ a7 x2 d' o

    ( K2 ?1 h& A5 S6 B  冬天如此的短,一转眼就是春天开学的时候了。
    0 U5 W9 L8 ?% a3 T2 c% q+ p8 a9 B; C+ c/ B0 s$ a+ c. H
      由于潘威开学前几个星期都没来,我的写作事业也搁浅了。我们学部组织了一个乐队,寝室的一个哥们儿在里面当贝司手。我闲时便去排练室近距离观察那些趴在窗口脸红心跳的女孩子们,她们急促又兴奋。相对于乐手,作家应该是世界上最不酷的职业了。
    ' S' t+ P9 u  I' i+ i. m, E$ [8 o+ ?/ O5 ]0 d9 r( e
      我给室友送饭的时候,望着排练室外有着蓝色羽毛的鸟发呆,我喜欢它们停在对面楼顶雨水槽里的样子,显得高傲又美丽。有个人影从体育馆那边走过来,是潘威。他靠近我,提醒我正在做的事情完全无关理想。
    ( a* V, W  n% S5 d$ X$ \! Z! r3 d/ G0 D: Q
      他说这些天跑了几家出版社,看能不能把那本《小雨》出版了。他拿出250元钱,说:“这就是全部的稿费,刚好都给你。”
    $ Z1 A) @% e6 I& \* o; @! J$ a. h) Y) _: C2 v( O. [: ^. D( X
      我不知道十几万字的小说是不是只值2 5 0 元,但是老大脸上的得意,让我觉得我们似乎又迈出了一大步。+ N; ~- A' u  C6 ^7 x/ d
    7 I% _6 f# n* X9 N% N9 F! e
      老大说:“你要超过我,还要再努力才行。”
    ) m* B5 d( N3 q
    % d5 y2 o( g. K% [" ]& @  p  |  如果我们没有才华,那努力就足以使我们幸福了。
    , o+ m( r( @+ w/ n) {
    " {4 R. ~( ~: ^  五
    $ B8 I. y9 V5 p1 G8 F# V9 ?
    ! y# l, o! p$ c" E# f# \  2013年的夏天,五年制的老大同四年制的我一起毕业了,我的退稿数停留在了56篇。6 M) Q) ]& V1 ?9 w* ^2 w7 K

    $ V# V. S) t; s; F& e1 e  武汉的夏天热得让非洲的国际友人直呼要回家避暑,学弟学妹们把席子铺到天台上睡觉,这种事我都还没来得及尝试就毕业了。( y' V; h# p3 Y! q* N' f' h. o

    ; [( x$ M. x1 s  照完毕业照的下午,老大用“爱情不是永恒的,追逐爱情才是永恒的”这句至理名言打动了乐队的朋友们,大家决定陪老大到女生楼下向方雨表白,这几乎是行为艺术的举动刺激着大家搬着音箱、架子鼓、吉他等。* J9 `- Y+ N- o

    $ i: `* G3 _' ?' u  顶着大太阳,在发出噪音的音响声中,老大连唱了张震岳的《小宇》、五月天的《温柔》和张学友的《李香兰》。不得不说,老大的歌声比我想象的好听很多。
    # J! R! [* R4 @, q7 I6 @1 g! q2 H  K# p9 {. B9 X# W* U0 q
      “方雨,我只想告诉你,至少这四年,我的爱情是忠贞的。”在唱完最后一首歌后,老大对着一直未开的寝室窗户,对着一望无际的蓝天,对着光芒四射的太阳,高声说道。人群中响起热烈的掌声,一些小妹妹拍肿了手。
      p  V. k3 ^1 j3 C7 g5 i
    - N8 v8 l$ Q+ |9 x+ Z4 K  老实说,当他的声音渐渐消失时,有某种东西深深打动了我。
    9 M7 \% S0 v) a0 I! f6 ^! p4 ?
    , ^2 N; H) O1 V( }' K2 X  六, P& ~+ `! h! u$ d4 O$ v

    * ^/ }3 Z' x! ~8 U: Z8 \( u  老大比我早一天离开。5 u7 v* Q2 x% b* @, V% n
    2 w3 H4 |6 w2 I
      那天上午,我和他一起收拾寝室。我们手写的稿子,这儿一堆,那儿一堆,把寝室搞得乱糟糟的。我不知道是否应该把它们扔掉,这里似乎弥漫着一种类似无可奈何的失望气氛。
    , u; O! p% ]& q9 U; `% [* s8 S1 G" P& o
      “其实那天下午方雨不在寝室。”收拾着床铺的老大说。) }& Y+ v* j0 Y) M: a1 l

    ' _3 |6 o( A& x& C1 b8 \+ d  “嗯,我的室友告诉我了。”2 l. Y1 q) Q' O
    & ^1 U" N6 a1 W( s0 I5 i: k) y5 e
      “稿费也是骗你的。”
    % }9 h; u3 i/ N, X8 k0 q0 Y& c( _9 t. O: x* {
      “250元也好不了多少。”
    4 D8 A; @% @2 G- H' H% y8 d% r$ Q1 ^; H$ y
      “有时候我也想就这样算了。”1 @$ M5 [1 A3 ^9 z, U& |8 l& t( e
    & d; a9 U7 X' x1 p1 d
      “我知道。”
    / p& X5 V# y9 a
    . }2 W/ U! G" ]5 \4 N1 R  “但是面对喜欢的东西,如果认输和顺从了一次,我就将永远对生活妥协。想到以后我在生活中获取的快乐与此无关,就不甘心啊!”# _1 l" g) T3 u5 j

    ! c9 O2 D$ f, |' E/ J& }  也许世界上存在着太多的妥协和失败,但总有那么一群人,即便梦想被“退稿”,真心被“退货”,他们也绝对不会放弃,就像是地平线上闪烁的星辰,指引着我们,无论爱情还是梦想,如果真的喜欢,那么继续下去就对了。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客服QQ:1718810088|QQ群:371153730|纽约分类信息网    

    GMT-5, 2019-12-14 01:05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 © 2013-2016 Comsenz Inc & 纽约分类信息网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